动态新闻

     

鉴古以知今——《静园学术讲座》第四讲

日期: 2009-12-07 信息来源:中文系

    2009年11月18日,静园学术讲座第四讲特邀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陈鸿森先生担任主讲。陈先生首先从自己的求学经历与治学经验谈起,他谈到自己年轻时的迷茫与彷徨,及后来从日本东京回台湾进入中研院的经历。他谈及鉴于大陆在“文革”期间经学研究遭受重度破坏,且古学艰深,非外国学者所能假手,故选择以经学为研究对象。其兴趣主要在汉魏南北朝经学,但因经学史上诸多课题清代学者或多或少均有涉及,且清儒名家辈出,创获尤多,所以从清儒的经学研究作为切入点。其研究方法是以清儒朴学研究实事求是的手段以治清学,即从小学入手,通过校勘、辑佚、考据等方法,考论得失。如历来学者以钱大昕《养新余录》成于《十驾斋养新录》之后,但陈先生通过钱氏题跋辑佚,考知《余录》之文颇多成于《养新录》编成之前,且二书间有牴啎之处,则皆《养新录》为是,《余录》为非,因此他考定《余录》为钱大昕编定《养新录》时删余之作,非其晚年所著。由此契机,陈先生为不少清代学者搜集遗文,编撰年谱,并举丁杰为例,叹丁氏博学旁通,当时颇富盛名,因后人寒微,著作未得刊行;但钩稽其学行事迹,撰为年谱,其一生行实历历可见,则丁氏实为死而不亡。同时,陈先生谈到自己对现代文学的兴趣,以及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特殊的历史转折时期,他作为一位诗人,曾发表过许多反思社会现实的作品,在台湾诗坛颇受重视。
    面对刚入北大校门的一年级新生,陈先生坦言,自己的学术取径不同于时流,他喜欢针对问题进行专题式的研究,而不好著书,更愿意切实地解决一个个问题。具体而言,陈先生谈到如下五点:其一,学术如海,真正的学者当如潜水者,所见绝非表面,要沉得下去,才浮得上来,才能窥见大海之底蕴,否则仅能随波逐流,此非真学术。其二,学者应具有一定的抵抗性,抵抗虚誉,抵抗各种包装下昙花一现的流行学术,抵抗平庸无实的横通之说,要耐受寂寞,长期坚持,才能有所创获。其三,在具体方法上,他鼓励年轻学子勤作札记,将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可以逐渐积少成多,进而形成观点与文章。勤于动手,而慎于发表,如同画家作画,一幅成功的画作往往不是一挥而就,而画家平时则需勤于素描,不断的培养其感受力和表现力。其四,初学者在学习过程中,要有大的气概与胸怀,读名流大家的著述,关注学术界的大命题,以便开阔眼界;但在具体研究中,却要善于发现与解决小的问题,不可眼高手低,大而无当。其五,初学者最好选择作些对比性的研究,有比较,方知孰为是非,孰为短长。同时他勉励同学们在求学期间,可适当旁听其它学科的课程,多借鉴其它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成果。
    陈鸿森教授还对台湾的经学史研究现状,做了简要的介绍。在讲座的最后,陈先生为同学们朗诵了他的两首现代诗。一首为名作《比目鱼》,一首为近作《鼠疫》,这两首诗反映了陈先生对现实的密切关怀,引起了同学极大的兴趣。在陈先生看来,文史学者既要钻研自己的研究课题,同时也要关注现实,绝不可知古而不知今。讲座结束后,同学们又纷纷提问,与陈先生进行交流,内容涉及海峡两岸文化与陈先生的研究近况等,场面温暖而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