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新闻

     

张充和题签的故事

日期: 2009-11-05 信息来源:中文系

孙康宜(学者 耶鲁大学教授)
来源: 新京报 2009年11月05 日

    好友陈平原教授(北大中文系主任)来信说,明年(2010年)他们将隆重纪念北大中文系创建百年(北大虽建校于1898年,但一直到1910年才开始设有现代意义上的科系制度)。为纪念百年系庆,北大中文系将举行一系列的庆祝活动,还准备编辑刊行以下六种重要的纪念文集:《我们的师长》(谈论近30年去世或退休的诸位先生)、《我们的青春》(让文艺方面的系友回忆北大校园生活)、《我们的五院》(收录诸多有关系庆的征文)、《我们的园地》(校园文学杂志选刊)、《我们的诗文》(教授们在学术之外的另一种笔墨)、《我们的学友》(收录在学界工作的北大中文系系友的作品)。
    陈平原教授告诉我,他想请耶鲁大学著名书法家张充和女士(上世纪30年代她曾在北大中文系念书)来题写这六种书籍的书名。但考虑到充和已高龄九十七,又担心她的身体状况,不知她是否愿意题写。所以,他要我为他跑一趟,亲自请教张充和女士,看此事是否可行。并附带说:“请斟酌。若为难,不勉强,我另外想办法。”
    我以为这是件义不容辞的事,凡是有关北大的事,我一向尽心尽力,何况这又是好友陈平原的“命令”。于是,那天一下课我立刻开车到充和家,开门见山就把陈平原的请求重复了一遍。我告诉充和,北大人仰望她的书法已久,她若能以校友的身份为百年系庆做成此事,真太完美了。但我也说,此事颇急,她若愿意题写这六种书籍的书名,必须在一个月以内交卷。
    没想到充和立刻答应为六种书题字,而且脸上呈现出一种欣慰的笑容:“能为母校中文系的百年系庆题字,是我个人的光荣。我当然会尽力而为。请转告陈平原教授,让他放心,我一定在三个星期以内就交卷。”
    接着,充和就回忆起自己如何在1934年进北大(她入学考国文科目得满分,但数学考零分,幸而胡适先生———当时担任北大中文系主任———破例收她)等往事,也特别想起了当年她在北大中文系读书时的几位恩师:魏建功、罗庸、俞平伯、闻一多、沈兼士和钱穆等诸位先生。说着说着,眼睛自然流露出无比兴奋的神采。虽已是97岁高龄,仍充满了热情。
    最不可思议的是,三天后充和就打电话告诉我,说已写好六个书名,要我立刻去取。
    我喜出望外,立刻飞奔前往充和家,一进门就向她一再致谢。我说:“这回可以向陈平原交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