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新闻

     

未名大讲堂:张颐武教授对话王小丫

日期: 2010-04-25 信息来源:中文系

来源:人民网(北京)  2010年04月18日

    人民网北京4月18日电“未名大讲堂 与名家、名人面对面”文化论坛之五——2010年“地球·公民·传媒”论坛于今日 14:00—16:30,在北京大学举办。人民网传媒频道进行独家网络图文直播。(以下为直播实录)
    [王小丫]:非常荣幸受到了俞虹教授的邀请,能够在这儿作为媒体的代表,向张教授和101中学的同学分享这个很好的体验。今天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丝巾是绿色的。我们这个环节是“从小做起”,对于这个“小”字我有两个理解,第一个是从娃娃做起,比如我们的嘉宾是101中学的中学朋友们。还有一个从小事上做起,可能你从一个非常细小的生活习惯或者生活方式上也可以做起,这是我对这个“小”的理解。今天两位同学通过非常简短的方式介绍了两个社团,我总结了两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微笑”,“根与芽”是第二个关健词。
    [王小丫]:今天我们一起分享对这两个关健词的体会。首先从“微笑”开始,我第一次感觉到微笑对我个人的冲击力和感染力,是我十几年之前到中央电视台的时候,我找我所在的部门报到,他们已经去食堂吃饭了,同事带着我也去食堂吃了饭,我一推门看到了汪老师,我非常吃惊,因为我突然看到电视当中的明星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估计当时我的情景就是瞪着眼睛,张着大嘴,此时的汪老师对我轻轻一笑,我对中央电视台最初的信心是从他的微笑 开始的,我觉得我们不再像陌生人。
    [王小丫]:后来别人在马路上认出我来的时候,我总是会报以一个微笑,甚至我还会开玩笑,因为我觉得陌生人之间的微笑和善意,真的非常能够滋润人的心田,所以我觉得“帅哥”你笑一个吧,他们的微笑社团特别特别棒。在这里,请问一下张教授,您能够记得最近的一次您对微笑的感受是什么吗? 
    [张颐武]:微笑最重要的是对大家都有感染,另外,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碰到警察叔叔,我是在路上闲逛,那时候警察的衣服是白色的,但是他看到我走到大马路中间,那位警察对我笑了一下,然后给我一指,因为过去给我们的教育是对警察十分敬畏,突然我发现他笑了以后,给我一种亲和的感觉。
    [张颐武]:我觉得这个社团本身就是倡导一个微笑,同时通过环保的理念,通过沟通,通过回收瓶子,进入到不同的人群里面,进入到聋哑学校,进入到贫困学生的学校,通过和他们沟通,获得一个新的交流沟通的机会,最后创造了人和人的和谐,不同的人通过微笑的行动,大家充分了解。同时,又通过跟老师沟通,他们很有意思,就是收卷子跟老师进行沟通,通过这种沟通,人和自然,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又近了。我很吃惊101中学的学生居然有闲心愿意跟大家沟通、交流,同时环保的活动,特别感动我。
    [张颐武]:因为这个学校是一个很重要的学校,就在北大西门外,堵车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旁边有一个101中学,这个我们要倡导,怎么要绿色呢?我希望倡导一下这事,因为我经常从西边走的时候就发现堵车的问题。这个社团最可爱的一个方式,就是通过人和自然的和谐达到人与人的和谐,非常完美。
    [马啸辰]:因为这个社团是我的上一任组织的,我是继任,我们的宗旨就是“把微笑带给每一个人”,后来我觉得我们这个微笑的定义还可以再广一点,就是“把微笑带给每一个需要的地方”,然后我们把这个活动和环保结合在一起,所以我希望这个活动唤起中学生的环保意识。
    [王小丫]:“根与芽”有非常好的设想,在清明节的时候,101的同学们做了这样的一件事情,就是为那些绝灭的野生动物扫墓,你们是怎么做的?首先,请张老师点评一下,您是第一次听说为灭绝的野生动物扫墓吗?
    [张颐武]:我是第一次听说,原来我们是追我们的先人,现在追的更远了,这个不得了,这个社团是非常富有诗意的,女学生念伟大人物格言的时候,富有朗诵的情调,所以我们感受到这个活动确实很好,追到根源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只追人类的祖先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把万物看作生命,大家一起生活在这个地球上。这么小有这么大的意识,不得了。 
    [王小丫]:我觉得应该给张教授的点评热烈的掌声。他们为灭绝的野生动物扫墓听上去特别像一个行为艺术,但是你会发现这个行为艺术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包容,巨大的力量,它是震撼的。谢谢!再来看第二页,第二页是探索生物实践。组织中学生参观科学院,他们会得到什么,会有什么启发?
    [张颐武]:我觉得大学就有这个职能,大学不仅仅是研究和教学机构,实际上是让年轻人更多的参与到大学的文化当中,环保也是大学文化的一种,刚才我们看到北大有“林歌计划”,生命科学是人类科学的一个重要部分,现在生命科学遇到了很多非常复杂的挑战,比如基因科学遇到了宗教、伦理等问题,需要大家做更多的探讨。他们在参观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就可以把自己的梦想和大学的梦想结合起来,我觉得环保不仅仅是一个感情的问题,我们可以做非常煽情的叙述,我最近看到最煽情的一个是只猴子和北极熊在冰块里玩,突然冰块断裂了,北极熊和猴子分离了,非常痛苦的,看了之后感动得一塌糊涂。
    [张颐武]:其实所谓碳排量问题是需要有科学的依据为基础,大家必须要科学的理解,世界上不同的人也有差异的,比如发达国家在碳排量方面比我们多的多,中国确实碳排量非常大,但我们并不是消费国,最终的消费应该买单。我们大家应该无条件回馈自然,另一方面也应该分清谁的责任重,谁的责任轻。所以,我觉得他们来到北大,在这个地方,不仅仅是诗意的,能更理性地参与到未来的人类与发展中,意义非常伟大。孩子,不光是上大学,本来我们想高中生就是一条——考大学,他们居然能够通过和大学的交流,创造自己对未来的想象和对未来的安排。
    [王小丫]:我们给101中学的同学们一个建议,反正你们离北大挺近的,所以以后到北大来参观的时候,特别是来参观生命科学院的时候,就走路来,减少一下碳排放。我们再来梳理一下“生命之歌”,其实就是国家动物馆之行,请张教授对这个活动做一个点评。
[张颐武]:活着的动物更重要,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活动,他的活动好在寓教于乐,和玩结合起来,不仅仅是教育,训导,不能每天板着脸去教育,还需要很多有趣的活动,所以我觉得他们的活动非常有意思,非常好玩儿,通过到博物馆去参观等,让大家具有环保的意识。所以,我觉得这些活动很好玩儿,不光是教育,而且是一个参与、沟通、对话的活动。
    [王小丫]:现在我们再来看他们另外一个计划,叫做“蔬与田计划”,我小的时候感觉哪儿都是野草,根本不觉得野草是一个奇怪的植物,随着科技的发展,毕竟我们会得到一些,同时也会失去一些,比如说不知道什么是野草的时候,可以在网络游戏上起早贪黑的偷菜,最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不能丢掉一颗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101中学的同学们开辟了一片荒地,这个计划特别好,现在那块荒地有多大?
[任臣宇]:最终给我们批的地是五六平方米。
    [王小丫]:虽然小,但是毕竟已经有了,为那五六平方米野草鼓个掌。张教授,您对这五六平方米的野草说几句吧。
    [张颐武]:你会发现,人和自然在这儿有一种和谐,生命自己会生长,这个道理告诉人类,你只要是放放手,松松手,自然会有自己的恢复能力,这小块地既是小小的空间,又是一个让小孩感受生命本身的力量,这些规律只要你尊重了,只要你爱护这些生命,它自己就会成长。有了根就能够发出无数的芽,然后生命就会生生不息,人是这样,动物是这样,最后他们证明了,植物也是这样。不仅仅把自己看作是万物的灵长,而是把自己看成是生命链条的一个环节,把自己看作是生命生生不息中间的一个构成,自己从大自然里面诞生出来,最后又回归到大自然里去,我们的生命结束以后,又恢复到大自然当中去。所以,五六平米的地给孩子们一个生命提供了教育。 
    [王小丫]:我们再说另外一个计划,这个计划让我非常吃惊,而且让我由衷非常佩服的金点子,他们做了一个垃圾生态处理,孩子们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帮着父母做饭的时间不是太多的,所以我觉得他们能够考虑到这一点非常了不起,曾经我有很多同事讨论装修厨房的时候,应不应该买一个下水道粉碎机,我一直对这个问题搞的不太明白,但是我从个人感性的问题上就不应该买,粉碎机一粉碎,让生活用水变得粘稠了,比如说有一些菜,甚至有一些地沟油都混在里头之后,对于污水的洁净带来了难度,所以我一直没有装这个机器,但是我也不知道厨房处理垃圾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但是今天101同学们是这样做的,拿一个大桶放在厨房里,当然有点复杂,先在里面洒一层土,今天吃剩的菜往里头一倒,再洒一点土。还有一个生物的方法,放蚯蚓在里面,当然在北京逮蚯蚓还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让蚯蚓松土,这样可以充分地发酵。
    [王小丫]:但是我现在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特别好的主意,但是我搬到哪儿去?
    [马啸辰]:其实这个活动跟我们刚才介绍的果蔬乐园是联系在一起的。
    [王小丫]:以后你们要设立一个101中学果蔬乐园的热线电话,就是一个系列的。张教授,您觉得他们的处理办法怎么样?
    [张颐武]:太好了。这使同学们在家庭里渗透了环保了理念,在学校里面学到东西,回到家庭里面实践,我们现在叫“80后”叫鸟巢一代,“ 90后”叫海宝一代。我们年轻的时候,主要是营养不够,没有剩菜,我记得最清楚就是我父亲看我十四五岁长身体的时候,我们家不够吃,他就把所有的米、面给我吃,他自己在旁边吃窝头。
    [王小丫]: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地沟油,我记得我小时候炒菜的锅一定要铲一铲,再用饭拌一下。
    [张颐武]:这些孩子会反过来教育上一代,让我们得到环保的意识,年轻一代教育我们,再让我们成长,跟我们一起成长,虽然我们也有权利教育他们,但是他们反过来教育我们。
    [王小丫]:对于处理垃圾,我们媒体界的朋友也可以走一些其他的乡村,多开辟一些处理垃圾的地方,确确实实把这些东西运走。再来看一下他们的另外一个办法,叫做“生态驱鸟技术”,我想问一下你们在北京哪儿看到鸟了?
    [马啸辰]:我们学校有很多鸟。
    [王小丫]:你们都用什么样的方式把驱走? 
    [马啸辰]:我想说一下为什么开展生态驱鸟,因为我们种出来的菜被鸟吃了,所以我们搞了这么一个生态驱鸟技术。
    [王小丫]:原来是这样。他们驱鸟的方式是非常环保的,是用一种超声波。
    [马啸辰]:我们学校的鸟还是比较单一的,就是麻雀。
    [王小丫]:还有一个项目,就是“请野生动物进校园”,我一直非常纳闷,你们怎么把野生动物请到校园里来了,是活的野生动物,还是野生动物的标本? 
    [马啸辰]:标本。这个活动是我们希望能和一些大学、博物馆,开展把他们的标本外借,使我们全校的同学都能看到这些动物,也是对全校同学的一个环保的教育。
    [王小丫]:我们再请我们的马教授点评一下。 
    [张颐武]::我十年前看过一个电影,特别感动,就是跟野生动物进校园有关,一只大象,一女孩跟男孩谈恋爱,男孩迟到了,女孩很生气,说你怎么迟到了,男孩就说我被一只大象踩了一脚,那个女孩就哈哈大笑,怎么在城市里会有大象,一个镜头一转,真的一个大象在钢筋水泥里慢慢走过来了,说这个男孩跟女孩终于拥抱在一起,这只大象多么伟大。但是你会发现,这是人类的一个梦想。他们虽然请来的是标本,但是也不妨碍我们大家跟他们一起分享野生动物。
    [王小丫]:非常感谢张教授,也感谢101中学的两位同学,谢谢你们,希望你们给我们这些成年人更多的启发,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经验。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