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新闻

     

人生至境——庆贺骆英(黄怒波)登顶珠峰

日期: 2010-06-10 信息来源:中文系

谢 冕
    珠穆朗玛峰是永恒的伟大。人的生命短暂,但人能够到达。当人用有限的生命去追逐(我这里避免用“征服”)那永恒的伟大时,人所体现的强大是一种骄傲。全世界有几十亿人,但只有屈指可数的极少数人能够胜利登上珠穆朗玛峰。能够登珠峰的肯定不是平常的人,超凡的体魄、超凡的毅力、超凡的勇气、特别重要的、也许是一般人很难具备的——他必须具有战胜孤寂、战胜恐惧、最后是战胜生命极限的巨大的精神力量。所以,我认为登珠峰体现的是超凡的精神境界。因为这不仅是地球的绝顶,而且是生命的绝顶。
    骆英是诗人,他写了许多优秀的、杰出的诗篇。现在,他用自己的行动书写了一首最壮丽的诗。骆英的整个登山活动,包括去年的“知难而退”(我说过,这是“成熟的智慧”),包括今年的一鼓作气,他终于完成了他生命中最壮丽的一首诗。这是他所有诗篇中一首最美丽的、可以毫不夸大地说,是一首最伟大的诗。
    也许一个人事业有成并不难,财富的积累到达一个令人羡慕的高度也不很难。当一个人到达了一般人都在奋力追求的目标时,骆英选择了“7加2” (“7加2”是骆英计划中要登临的世界七座最高峰和南北极的两个高峰。),而且“7加2”中最难的是珠峰极顶。登山不是一般的爱好,也不是一般意义的体育运动,登山是一种置一切于度外的自我挑战。登山的胜利是自我挑战的胜利。
    他战胜了一切,包括恐惧,包括依恋和牵挂,也包括死亡。他争取的是一般人难以到达的人生的至境。我想今日的骆英一定有一种成就感。这种成就感不是中坤度过了金融危机,不是大钟寺的开业,也不是中坤事业的拓展、中坤今日的一切宏大叙事,而是彼时彼刻当他站在珠峰极顶,面对着无垠雪峰朗诵他的诗篇时所拥有的成就感。这是令所有的人都羡慕并景仰的成就感。
    骆英的诗歌和他所领导的事业,骆英对于母校的一切深情贡献,都是值得赞赏的。但是对于他登山的胜利,我特别提出要为他庆贺。感谢骆英把北京大学的旗帜、把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旗帜、也把刚刚建立的中国诗歌研究院的旗帜带到了世界的顶峰!

2010年5月17日于武汉翠柳村客舍——2010年6月3日北京大学勺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