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新闻

     

宇文所安:黄庭坚不忌讳谈钱 否则将成唐宋第九家

日期: 2010-06-24 信息来源:中文系

来源:燕赵都市网 2010年6月2日
    今天下午,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知名汉学家宇文所安继续北京大学胡适人文讲座,将受文学作品的读法。这是他在北大系列演讲的最后一讲,演讲中,他提到,黄庭坚古文造诣很高,可以视为唐宋八大家之后的第九家,“他之所以没有成为‘九大家’一员,大概是因为他在文章中谈‘钱’。”
    2010年,为庆祝北京大学中文系建系100周年,进一步支持北大中国语言文学学科的人才培养和学术研究工作,中文系系友、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再次向北大中文系捐赠人民币200万元,以支持设立高端学术层次的“胡适人文讲座”和支持北京大学中文学系建系100周年的各项学术活动。5月24日,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宇文所安成为该讲座的首位受邀学者,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开始了首次讲座。讲座开始前,北京大学前校长许智宏做了发言。尽管宇文所安来自遥远的大洋彼岸,但他能对中国古典文学莫逆于心,以各种理论分析把握中国古典文学,勤勉的思考使他成果迭出,备受学林瞩目。
    今天下午的演讲是宇文所安五次系列讲座的最后一讲,主题为“读法”,主要关于古典文学文本的不同解读方法。64岁的宇文所安教授满脸络腮胡,个子高大,看上去精神矍铄。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他主要说英文,由中国学者撮要翻译。
    演讲中,他主要细读了两篇北宋时期的两篇散文,一篇是苏轼的《石钟山记》,另一篇是黄庭坚的《松菊亭记》。前者由于入选中学语文教材而广为人知,后者则较为生僻,宇文所安为在座学子提供了不同的解读方式。宇文所安说,苏东坡发现石钟山的命名的来源,是一次偶然的探险,并不是出于主动的探求,但他把这种偶然当成了必然。
    他对黄庭坚《松菊亭记》的分析则让在座学子十分感兴趣。宇文所安说,以往的中国文人的出路无非两种,要么当官,要么当隐士,但黄庭坚的出现则打破了这种传统,就是文人也可以卖文为生。请黄庭坚写《松菊亭记》的,是一位四川的富商韩渐正,此人老了之后营造了一个馆舍,于是请人写文章以记之。文章中,他规劝富商将馆舍拿来与乡民同享,与众乐乐,并且将富商太高到与周文王同等的高度,让韩渐正做了地方版的“周文王”。黄庭坚并不讳言拿了韩渐正的钱。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北宋之前的文人,只有白居易在文章中老实交待自己曾经拿过别人巨额稿费,而之所以这么交待,是因为那次他把巨额的稿费捐给了寺庙。北宋的欧阳修明确表示自己不写墓志铭,因而没有钱赚,很穷。大概因为黄庭坚把文人讳言的挣钱交待得这么一清二楚,否则,他可以成为‘唐宋九大家’里头的一个。”宇文所安指出,黄庭坚所处的时期在北宋晚期,商业氛围日渐浓厚,不避讳谈钱当是社会环境使然。
    通过不同的解读方法,读者可以从文学文本中得到各种信息,让在座学子受益匪浅。演讲结束,在座学子报以热烈掌声。宇文所安还耐心解答了学生们的提问,并给部分学生签名留念。
    明天上午,宇文所安教授将与同在哈佛大学任教的夫人田晓菲女士一起离开北京,回到美国。(燕赵都市网驻京记者郭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