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孑民学术讲座·经典新义第四讲:从“燕行录”看中国与朝鲜半岛关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发布时间: 2019-11-18   来源:

2019年4月17日,北京大学中文系漆永祥教授带来了“孑民学术讲座·经典新义”系列第四讲。讲座以“从‘燕行录’看中国与朝鲜半岛关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为题,解读多种具有代表性的“燕行录”文献,从丰富详尽的材料出发,生动地剖析中国与朝鲜半岛关系的历史,并以此为基点,分析出两者关系的当代形势与未来走向。

讲座由中文系刘勇强教授主持。刘教授点出,“经典新义”系列讲座顾名思义,主题是校内外专家对经典所做出的新阐释。“经典”的涵义却不是狭隘的,而是既包括古典与现代的学术传统,也包含域外与中国关系的记述和有关中国文化的典籍。“燕行录”记载朝鲜半岛与中国的接触,展现朝鲜半岛在各个时代对中国的直观印象,其中还有一些中国文献容易忽视的内容,值得深入地挖掘与阐释。

漆永祥教授首先从广义和狭义两方面介绍了“燕行录”的含义。广义而言,到过中国的朝鲜半岛文人所撰闻见录,都可称为“燕行录”;狭义而言,“燕行录”则专指高丽、朝鲜王朝遣往中国的出使成员所纂之纪行录。早至高丽时期使臣出使金朝,晚至1895年朝鲜独立之前,“燕行录”记录了朝鲜半岛与中国交往的历史。于此,漆永祥教授深入这些史料,讲述其所反映的各朝代二者关系。

西汉时期,燕人卫满率避难入朝鲜的中原居民,在原秦控制地区上暂居,建卫氏朝鲜。汉武帝时卫满朝鲜被击败,设乐浪、临屯、真番、玄菟四郡。南北朝时期,朝鲜半岛与中国往来密切,漆永祥教授援引图表,对高句丽、百济、新罗遣使到中国的次数做出统计。隋唐时期,隋文帝、隋炀帝四征高句丽,皆未能服。唐朝联合新罗征服高句丽与百济,后新罗将唐的势力排出半岛。

高丽与宋辽金的关系,则是摇摆不定。高丽最初依附于宋,后来辽伐高丽成功,高丽开始频繁更改年号,立场在辽、金、宋之间周旋,高丽仁宗召集百官议事金等记述便是这些复杂关系的佐证。漆永祥教授再顺着历史流势,谈及蒙古与朝鲜半岛的关系。早在蒙古太祖十二年,就有哈真元帅遣蒲里帒完等十人赍诏去高丽谈判之事。元朝也曾在朝鲜半岛设置征东行省,监督高丽国政。公元1354年,高丽奉元诏派兵协助镇压红巾军,而后红巾军两次袭掠高丽,中国也成为明朝的天下。

漆永祥教授重点提到万历朝鲜战争,来讲述明朝时期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关系。朝鲜面对日军的攻势,决定“内附”,请明朝收纳朝鲜为行省。宣祖派郑昆寿出使北京向大明请兵,明朝决定出兵援救朝鲜。在今存万历朝鲜战争期间的使行录中,有包括郑寿昆在内的诸多使臣的日记、诗文流传于世。从朝鲜使臣的奏咨文字及其在北京的活动,可见朝鲜对明朝的依赖,将帅兵丁、粮草辎重、兵器诸物都有求而有得。从这些记述中,也能看出朝鲜对明朝发自肺腑的感恩。清朝崛起,朝鲜经历“丁卯之役”与“丙子之役”后,成为清朝的属国,开始了与清朝两百余年的交往。朝鲜与清朝和气往来,也十分怀念明朝。漆永祥教授举顺治时期朝鲜使臣李㴭之书以及“康熙赈米”事件为例,来说明这种特殊关系。直到列强入侵中国,甲午战争中国战败后,朝鲜独立。

至此,漆永祥教授一气呵成梳理完各朝代两国的关系史,以繁杂的史料为底勾勒清晰的关系线,使中国与朝鲜半岛的“过去”简洁明朗地呈现出来。即后,漆教授对中国与朝鲜半岛两千余年的相处模式进行了总结:历史事实表明,无论时代处于中原王朝还是少数民族政权,双方交往和平是主流,中国安定对朝鲜和宁非常重要。着眼“现在”,中国与朝鲜半岛仍是需要和平相处才能更好地发展;放眼“将来”,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和平之路还须坚持走下去,未来可期。

讲授完毕,同学们踊跃提问,漆永祥教授一一作出解答。至此,讲座圆满结束。

编辑:胡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