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孑民学术讲座·经典新义第五讲:陶渊明的生命哲学

发布时间: 2019-11-18   来源:

 

2019年5月8日,“孑民学术讲座·经典新义”第五讲在人文学苑3号楼举行。北京大学中文系钱志熙教授以“陶渊明的生命哲学”为题,通过解析《形影神》组诗,对陶渊明“神辨自然”的生命哲学进行了深入且具有思辨性的阐述。讲座由中文系副系主任张辉教授主持。

钱志熙教授首先串讲《形影神》组诗全文,梳理古今学者对该组诗的阐释,指出在现代学者中,陈寅恪与逯钦立两家的阐述影响最大。陈氏将组诗放在魏晋时代由玄学引发的自然与名教之争的思想史脉络中,认为陶渊明的思想是从“旧自然说”中发展出的一种“新自然说”。逯钦立认为《形影神》是针对慧远当时发表的以神不灭为宗旨的佛教形神论而发的,并分析其与佛道及玄学的关系。钱志熙教授认为陈逯二人的研究基本上代表了以往有关陶渊明“形影神”思想研究方面的一种高度。但实际上,对于《形影神》组诗来说,形神之争是其文本直接呈现的内容,而名教自然之争则是属于内部的深层问题,也就是说《形影神》的哲学高度是指向名教与自然问题的。只有结合这两个方向,才能充分地揭示《形影神》的哲学内蕴与思想史位置。

随后,钱志熙教授结合个人三十余年研究心得,指出在陶渊明的《形影神》组诗中,“形影神”与“自然”是两组性质不同的范畴。以往的学者在讨论这个问题时,重视“形影神”而忽略了“自然”,对组诗小序所示的“神辨自然”四字真义,未有透彻的分析。陶渊明在用这个传统的“形神”范畴的时候,超越以往玄学、佛、道生命思想中的“形”“神”相对的思考方式,将“神”从一个基本上属于生命学、生理学的范畴提升为一个带有最高理性、主体精神内涵的哲学性范畴。

在具体探讨陶渊明的“神辨自然”生命哲学过程中,钱志熙教授指出,首先,陶渊明将传统的形神相对的生命学说结构改造为“形”“影”“神”三个范畴,由此将魏晋流行的形神说与名教自然说两个思想脉络结合起来,并且将“神”从传统的生理、生命元素的概念,提升到一个包含主体精神、最高理性内涵的哲学范畴。陶渊明没有在形与影之间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而是在认真地思考这两种生命观各自的缺陷之后,不再简单地停留在任自然与崇名教的对立上,提出了不同于旧自然说与名教说的第三种观点,即“神”的生命观。“神”的生命观是对形与影的生命观进行分析后,剖析了其中非理性的成分,保留了合理的成分,再加以升华而形成的。这个思想的过程,就是 “神辨自然”。

其次,陶渊明通过对形所代表的旧自然观的辨析,提出《神释》的新自然观,这一新自然观同时是针对东晋门阀名教与自然合一的主流的思想,显示出陶渊明对玄学自然观原旨的继承与发展。两晋玄学思想的正统是名教与自然合一——自然即名教、丘壑即庙堂,这是当时门阀士族政治学与人格学的主流意识。但这种思想逐渐沦为为门阀士族政治辩护的工具。陶渊明之所以提倡纯粹的自然之说,继承竹林一派越名教而任自然的思想,乃是与当时门阀正统的“名教即自然”观立异,与他平生出处之节及寒素士族的身份有直接关系。

在讲座的最后,钱志熙教授总结道,陶渊明通过对“自然”“神”等旧有范畴的创造性发展,建立了最高理性的哲学范畴,其《形影神》组诗中的哲学表述,也就具有了可与古今中外一切阐述主体精神、理性、本体的哲学相互阐发、印证的条件。事实上,“形影神”范畴作为中国古代士人体验生命、建构个体或群体的生命伦理学、生命哲学的重要资源,其在历史上的影响,足以构成一种独特的思想史,即“形影神的思想史”。

钱志熙教授演讲结束后,现场多位同学踊跃提问,钱教授作了详尽的回答。最后,张辉教授对讲座内容进行简单总结。至此,本期讲座圆满结束。

 

记录整理/中文系博士生 左怡兵

编辑:胡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