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公告

各方致唁电、唁函悼念费振刚教授

发布时间: 2021-03-23   来源:

費振剛教授千古
早歲修文史,承先啟後,齊名老宿,學苑風行逾五紀;
晚年持系政,守正創新,引領同仁,講壇造就過三千。
                ——北京大學中文系全體同仁拜挽

 

京大學中文系:

      驚聞費振剛教授遽歸道山,鄙系同仁無任悲慟!

      費先生是我國古典文學研究界的著名學者,德高望重,成就卓著,所編《中國文學史》《全漢賦校注》等論著垂範學林,影響深遠;先生主政北大中文系,孜孜育人,精勤不倦,爲北大乃至全國高校中文學科發展貢獻巨大。先生的逝世是我國文史學界的重大損失!謹此馳函,藉申哀悼!并祈家屬寬辟哀情,善自珍摄!

      費先生千古!

 

復旦大學中文系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逝世,万分哀痛!费振刚先生是中国著名的古代文学研究专家,在中国文学史和汉赋研究领域都做出了卓著的贡献。其作为主编之一的全国高校文科教材《中国文学史》,影响了大半个世纪的中国古代教学与研究,今后还将持续发生影响。他所撰著的《全汉赋校注》,不仅是汉赋整理的集成之作,而且为汉赋研究导其先路。费振刚先生的著作嘉惠学林,功在千秋。费振刚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学术界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

      费振刚先生千古!

 

浙江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2021年3月22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并费振刚先生家属:

      惊悉费振刚教授仙逝,不胜震悼!殊深缅怀!

      费振刚先生是我国古代文学研究界的著名学者,在古代文学的多种研究领域均有重大创获,尤于中国文学史、汉赋整理研究等学术领域贡献甚巨,颇具开创之功,饮誉国内外学界。费先生所著全国高校文科教材《中国文学史》、《全汉赋校注》等洵为学术范型,其著体大思精,所注精深鸿远,沾溉学林,流芳后世。

      费振刚先生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学殖深厚,学风严谨,成果影响深远。费先生为人谦和,淡泊名利,道德文章崇贯学界。费先生设帐北京大学数十载,并主系政多年,滋兰树蕙,规划方向,为北京大学中文系和全国高校中文学科之建设作出了卓越贡献。

      今先生遽归道山,驾鹤西去,实为我国古代文学研究界之一大损失。

      兹请贵系同仁并转先生亲属继志续业,节哀为盼!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二〇二一年三月廿二日

 

 

费振刚先生治丧委员会并转费先生家属:

      惊悉著名学者、文学史家费振刚先生不幸与世长辞,此间同人深感痛惜与哀悼!

      费振刚先生毕生致力于中国文学史研究,成就卓越;著述繁多,泽被学林已达一甲子之久。费先生参与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开创了新中国大型文学史著的范式,该书也长期作为东北师范大学中文学科教材或重要参考书,哺养了几代学子。费先生各时期的多名弟子曾在东师中文学科执教,费先生并曾亲临东师主持答辩、讲学。费先生的高尚品德、广博学识、严谨精神,使本学科师生深受教益。

      费振刚先生的逝世,是学界的重大损失。他的著述与精神,必将永垂人间!

      永远缅怀费振刚教授!

 

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2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费振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贵系著名教授、文学史家、汉赋研究专家费振刚先生遽归道山,深感悲痛,谨致深切哀悼!费老先生治学朴实严谨、恪守正道,在文学史编纂和汉赋研究领域都作出了卓越贡献。泽被学林,海内同钦。哲人其萎,风范永存。费老先生千古!

      谨向费先生亲眷致以诚挚慰问,并敬请节哀珍重!

 

上海大学文学院

上海大学诗礼文化研究院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

      惊悉我国著名学者、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专家费振刚先生仙逝,我院全体同仁不胜哀恸!

      费先生德高望重,著述丰厚,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卓有建树。先生重视中国文学史的梳理和建构,多次参加《中国文学史》的编写工作,早年与游国恩等先生共同主编的《中国文学史》,沾溉半个世纪以来的中文学人,影响深远。其《全汉赋》及《全汉赋校注》等,在汉赋研究方面创获尤多,极大地推进了汉赋的研究,其成就为赋学界所公认。

      费先生的逝世,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界的重大损失。斯人已逝,学界同哀!后学惟有秉承先生之遗志,学习先生之精神,潜心学术,教书育人,以此缅怀先生!

      费振刚先生千古!

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2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仙逝,编辑部全体同仁深感悲痛。兹谨致深切哀悼。

      费振刚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在汉赋研究领域造诣尤深,成就卓著,具有广泛的学术影响。费振刚先生参与编写的《中国文学史》,对中国古代文学教育和学科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厥功至伟。

      费振刚先生曾经担任我刊编委,在我刊的发展建设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费振刚先生的逝世,是本刊和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费振刚先生千古!

 

《文学遗产》编辑部

2021年3月22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费振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费振刚先生逝世,《文艺研究》全体同仁不胜悲痛!

       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史家、汉赋研究专家,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他和游国恩、王季思等先生一起主编的《中国文学史》,荣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特等奖,一版再版,沾溉久远。他领衔编纂的《全汉赋》《全汉赋校注》,对汉赋进行“总账式”的丛集整理,已成为汉赋研究的经典文献。

       先生心系家国,学风敦朴,正直淡泊,勤恳耕耘,栽培有方,桃李九州,其隆德令望,雅抱冲襟,为学界所共同宗仰。

       先生是《文艺研究》的重要作者,曾在我刊发表过《一史封皮三易色  此中甘苦费君探——费振刚教授访谈录》,指示门径,颇受赞誉。

       对费振刚先生的逝世,我们谨表深切哀悼,并向费振刚先生亲属致以诚挚的慰问!

       费振刚先生千古!

 

《文艺研究》杂志社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著名古代文学研究专家费振刚先生不幸去世,我们不胜震悼,深表哀恸!

      费先生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成就卓著。1961年,费先生作为青年教师代表,与游国恩、王起、萧涤非、季镇淮四位先生一起主编了影响深远的《中国文学史》。该套四册于1963年-1964年由我社初版,是全国高等院校广泛使用的中国文学史课程教材。在此后的历次修订中,费先生都倾心参与,2002年还主持了该书的再修订工作。数十年来,费先生一直与我社保持紧密联系与合作,大力支持我社工作,在我社出版新著,是我社的重要作者和顾问专家。

      费振刚先生品德高尚,学养深厚,治学严谨,著述丰赡,他的离去,是学界、业界的重大损失。我们沉痛哀悼!

      费振刚先生千古!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1年3月22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仙逝,我系全体同仁深感悲悼。费先生参与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哺育和影响了数代学人;领衔撰写《全汉赋校注》,极大地推进了汉赋研究。费先生长期担任北大中文系领导职务,为全国高校中文学科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费振刚先生的逝世,是学术界的重大损失。谨致深切哀悼。

      费振刚先生千古!

 

清华大学中文系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费振刚教授仙逝,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全体同仁深感悲痛。兹谨致深切哀悼。

      费振刚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史研究专家,在先秦两汉文学研究领域成就卓著。费振刚教授参与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在中国古代文学学科教育方面影响极为深广;领衔撰写的《全汉赋校注》,极大地推动了汉赋研究。

      费振刚教授在担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期间,曾对我院的发展多次给予具体指导。我校中国诗歌研究中心的建设,也曾得到费振刚教授悉心帮助。费振刚教授古道热肠,学风严谨朴实,为北京大学中文系和全国兄弟院校的中文学科建设做出过重大贡献。费振刚教授的逝世,是北京大学中文系和全国中文学界的重大损失。

      深切怀念费振刚教授!

      费振刚教授千古!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

中国诗歌研究中心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仙逝,我系全体同仁谨致哀悼!费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古代文学研究专家,在汉赋研究领域成果卓著。费先生主持编著的《全汉赋》《全汉赋校注》《汉赋辞典》等著作,嘉惠学林,泽被后世。费先生参与编写的《中国文学史》,首次完整阐述了自先秦文学至近代文学的历史脉络,对中国古代文学教育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费先生的离去,是我国文学研究界的重大损失!在此谨致以深切的哀悼!

      费振刚先生千古!

 

中国政法大学中文系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

      惊悉著名学者费振刚先生于2021年3月22日不幸病逝,我院全体师生不胜悲痛!费振刚先生是享誉学界的文学史家、汉赋研究专家,其作为主编之一所编写的《中国文学史》,影响深远,嘉惠学人;其领衔撰写的《全汉赋校注》,是汉赋研究史上的标志性成果,功在学林!费振刚先生一生致力于古典文学研究,为北京大学中文系和全国古代文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其逝世,不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巨大损失,也是全国学术界的巨大损失!费先生生前十分关心我院的学科建设和师资建设,今闻先生蘧归道山,我们全体同仁不胜哀恸,今特通过贵系向费振刚先生家属表示最深挚的慰问!

      费振刚先生千古!

 

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于2021年3月22日仙逝,河南大学文学院全体师生不胜悲悼。先生治学,成就卓著,沾溉学林,功莫大焉。担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期间,对河大文学院关爱有加,河大文学院全体师生感念先生功绩,希望先生家人节哀珍重。

 

       肃此奉唁,即颂

近安

 

河南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费振刚先生治丧小组:

      惊悉费振刚先生遽归道山,西北大学文学院全体同仁不胜悲悼!

      费先生是著名的文学史家、汉赋研究专家,一生献身学术,成就嘉惠学界,开创了中国文学史研究的新境界。先生治学态度严谨,研究方法科学,所著《中国文学史》《全汉赋校注》等,沾溉学林,影响非止一代。先生守望北大,树兰滋蕙,薪火相传,为学界培养了一批栋梁之材!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学术界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谨对费先生的逝世表达深切哀悼,并向亲属表达诚挚慰问!费振刚先生千古!

 

西北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闻费振刚先生仙逝,中国诗经学会全体同仁不胜哀恸!谨对先生的不幸辞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先生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费振刚先生一生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的教学与研究,笔耕不辍,成果丰硕,所参与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及所编著的《全汉赋校注》、《先秦两汉文学研究》等著作,对中国古代文学及相关学科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进作用。

      费振刚先生是中国诗经学会的首批理事,对学会创建有筚路蓝缕之功,自学会创建以来,也一直关心支持学会的各项工作。先生亲身从事与《诗经》学相关的教学、研究与推广等工作,对中国《诗经》学会和中国古典文学的事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费振刚先生的辞世,对中国诗经学会和古典文学界都是巨大的损失。

      “寤寐无为,中心悁悁”,“有匪君子,终不可谖”。费振刚先生千古!

 

中国诗经学会

2021年3月23日

 

 

北大中文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辞世,我院同仁深感沉痛。先生亲历、参与了七十年来大学古代文学学科建设与教育历程,赋学研究建树卓然。先生辞世,乃古代文学学界重大损失。斯人虽去,学范犹存。谨致唁函,以表我院同仁哀悼之情。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

       驚悉貴系費振剛先生遽歸道山,中山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全體同仁咸感悲痛。謹向貴系並通過貴系向費先生家屬表示沉痛哀悼和親切慰問。

       費先生是著名的文學史家,在中國文學史學特別是賦學研究領域成就卓著。他與中山大學王起等先生合作主編的《中國文學史》曾經影響了一代又一代學子,他一直關注並支持中山大學中文學科的發展。他在教材編寫和學術研究之外,也是一名優秀的教育者和管理者,帶領北大中文銳意進取,成為全國中文學科發展的典型。

       費振剛先生千古!

 

中山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全體同仁敬悼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费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著名文学史家、汉赋研究专家费振刚先生于2021年3月22日凌晨2点50分在辽宁鞍山与世长辞,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全体师生心情无比悲痛。

       费振刚先生长期从事古代文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滋兰树蕙,嘉惠学林,为我国的教育事业做出卓越贡献。费先生参与主编的四卷本《中国文学史》曾荣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特等奖,泽被几代中文人;先生编纂的《全汉赋》《全汉赋校注》等极大地推进了汉赋的研究工作。费先生为人谦和,学风朴实,学术成果影响深远。泰山其颓,哲人其萎,费振刚先生的逝世是学界的一大损失。

       斯人已逝,德音长存。让我们深切怀念费振刚先生!

       费振刚先生千古!

 

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仙逝,我院中文系全体同仁深感悲痛。兹致以深切哀悼。

       费振刚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古典文学研究专家,他参与编写的四卷本《中国文学史》,是我国至今为止影响最大的一部《中国文学史》,对我国高校的中国语言文学教育教学和中文学科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厥功至伟。费振刚先生在汉赋研究领域造诣尤深,著有《全汉赋》等书,成就卓著,影响深远。

       费振刚先生的逝世,是我国中文学科和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费振刚先生千古!

 

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著名文学史家、汉赋研究名家费振刚先生不幸与世长辞,山东省古典文学学会全体同仁不胜哀恸!

       费先生毕生执教燕园,守望学术正道,淡泊名利,成就卓著,深受学界尊敬。先生参与主编的《中国文学史》,泽被学林,影响深远;先生领衔编著的《全汉赋》《汉赋辞典》《全汉赋校注》,引领汉赋研究的学术潮流,是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典范著作。

       费振刚先生千古!

 

                         山东省古典文学学会

2021年3月23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仙逝,中文研究室全体同仁不胜哀恸!

       费振刚先生于1988年到1989年在东京大学任教,开设《中国文学史》《诗经研究》《汉赋研究》等课程。先生教书育人,呕心沥血;为我校研究和教学水平的提升,先生奉献巨大。费振刚先生品德高尚,学风严谨,泽被学林。费先生的逝世,不仅是中国学术界的巨大损失,也是全球中文研究界的巨大损失。

       谨致深切的哀悼!

       费振刚先生千古!

 

东京大学大学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

中国语中国文学研究室

2021年3月24日

 

 

北京大学中文系:

       惊悉费振刚教授遽归道山,不胜悲痛,谨此深致哀悼!

       费振刚教授德高望重、学殖深厚,蔚为一代文学史大家。他参与主编《中国文学史》,沾溉学林,影响深远;主持编写《全汉赋校注》等多部著作,体大思精,成就卓著。费振刚教授一生勤勉笃厚,孜孜不倦;教书育人,以身垂范;主政系务,守正创新。为北大和全国中文学科的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费振刚教授的逝世,是学术界和高等教育界的重大损失。

       费振刚先生千古!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4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文学史家费振刚先生遽返道山,痛悼良深。费振刚先生是我国古代文学研究领域的著名学者,德高望重,誉重学林,所编四卷本《中国文学史》影响深远,是古典文学研究的典范之作;所撰《全汉赋》《全汉赋校注》则集汉赋文献之成,沾溉学界。先生主持贵系系务,殚精竭虑,守正出新,为全国中文学科发展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

哲人其萎,斯文不坠,风范长存!

       费振刚先生千古!

       敬祈勉节哀思!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四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惊悉费振刚先生遽归道山,山东大学文学院全体同仁万分哀恸,谨致深切哀悼!

       费先生毕生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治学谨严,成就卓著。先生领衔辑校编写的《全汉赋》《汉赋辞典》《全汉赋校注》等著作,是汉赋研究中的典范成果,创获丰硕,泽被学林;先生与我院萧涤非等五教授共同主编的《中国文学史》沾溉无数后学,对中国古代文学教学研究及学科建设影响深远。费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学术界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

       兹向贵院同仁及费先生家属表示诚挚慰问,并请节哀珍摄!

       费振刚先生千古!

 

山东大学文学院

2021年3月24日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费振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贵系著名学者、文学史家费振刚先生仙逝,我院全体师生不胜悲痛。谨致深切哀悼!

       费振刚先生德高望重,学术造诣深厚,在中国文学史与古典文学研究方面成就卓著,饮誉学界。费振刚先生参与主编的《中国文学史》,作为全国高校文科教材,沾溉后学,厥功甚伟。费振刚先生撰著的《全汉赋校注》,嘉惠学林,影响深远。费振刚先生主持贵系系务,守正创新,成绩斐然。

星辰陨兮天地恸,哲人萎兮梁柱摧!费振刚先生遽归道山,是中国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费振刚先生千古!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

2021年3月24日

 

 

北京大學中文系並費振剛先生家屬:

       驚悉我國著名學者、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專家費振剛先生仙逝,我院全體同仁深感悲慟,謹致沉痛悼念!

       費先生學譽海內外,在先秦文學史與漢賦研究領域獨樹一幟,具有深遠影響。費先生參與編寫新中國第一部《中國文學史》,主持編撰《全漢賦校註》,對促進中國古典文學研究、人才培養和學科建設都具有奠基之功。費先生擔任北大中文系主任期間,堅持守正創新的辦學方向,為全國高校中文學科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

       費先生的逝世是我國學術界和高等教育界的重大損失。先生千古!

                                                                                                                      

山西大學文學院

山西大學國學研究院

2021年3月24日